专访“猎鹰”麦凯:为黑寡妇可以背叛美国队长

搜狐娱乐讯(森月/文)安东尼-麦凯是一名来自新奥尔良的演员,如他自己所言,在《美国队长2》之前,他演了很多电影,有的观众甚至都没看到就下线了,因此他非常感谢漫威给了他大名鼎鼎的“猎鹰”这个角色,深厚的表演功底和天生幽默的性格让猎鹰从二维漫画的一众英雄中脱颖而出。

麦凯非常活泼,跟猎鹰有着相似之处。在《美国队长2:冬日战士》中,开篇时他就在晨跑中结识了队长,后来成为队长最忠实的战友。然而自从加入了复仇者联盟,自从队长与钢铁侠决裂,猎鹰也追随队长。麦凯认为猎鹰作为一个退役军人,一个曾为政府效力的人,现在反过来对抗政府,恰恰是因为在第二部中猎鹰所遭受的一切。他表示猎鹰和队长的友情千金不换,就算托尼-斯塔克亲自来请他,他也是抱以老拳伺候,不够要是换成黑寡妇,他则马上就能“变节”。

导演乔-罗素和麦凯一起接受了采访,然而导演的话头经常被麦凯接过去,自行演绎成段子。对于电影中的“CP”,特别是被观众演绎出来的男男感情,麦凯巧妙地用《罗密欧和朱丽叶》中,罗密欧与好友墨古修的友谊来做比方,他认为队长和钢铁侠、冬兵之间并不存在什么暧昧,只是非常重要的朋友。导演罗素也马上否定了这一点,他相当之确定地摇着手:“不,那绝对不是爱。”

麦凯:人们喜欢《美国队长2》,是因为动作戏很好看,有很多悬疑的情节,而人们将会喜欢《美国队长3》,更多可能因为它是一个关于家庭内部的争斗,中间当然也会穿插一些好看的打斗,但每个人都能从情节中找到共鸣的点。总之确实酷,我没有看到其他的公司能做出同样的东西——之前没有人这样在系列电影里埋下草灰蛇线。这就是漫威的特色。

麦凯:如果看过第二部《美国队长》,你会发现我和队长早就一起对抗过政府工作人员——他们被发现是九头蛇的人,这些经历是我质疑所谓政府所谓公务员。钢铁侠在这一部里坚持认为超级英雄应该与政府合作,听从政府管理,我可不吃这一套。我坚定地站在队长这一边,完全是因为我在《美国队长2》里的经历所致。演这部电影最棒的就是可以穿越不同的电影找到自己的故事线,每个角色的举动都可以追根溯源。“我”所以力挺美队,完全是因为看到了在《美国队长2》里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

麦凯:哎呀这个太难了。托尼来游说的话我是绝不可能答应的,黑寡妇嘛好难选可能不,我决定了,我答应她。我肯定答应,我一定要争取进入钢铁侠那边,然后想办法约到黑寡妇。

搜狐:很多观众喜欢看英俊的超级英雄之间暧昧的关系,电影是否有意埋下卖腐的桥段?

导演:电影叙事本身才是有价值的,对文本的解读则有不同方式,人们会从不同的角度将自身与故事进行链接并作出相应的反应,我觉得这个是很正常的。我们只是为人们开辟了一条道路,鼓励人们向前走。对导演来说,我们也有一个自己的解读,我们将之视为兄弟感情,队长和冬兵是兄弟,他们之间有着异常深厚的感情基础,他们非常亲密,有着共同的经历,他们的这种感情也会影响彼此在生活中做出的判断甚至影响他们各人原本的生活。我不能剧透,但角色们之间的感情是如此强大,这远不是一个爱情故事那么简单,它甚至撼动了其他人的信仰。如果有人非要解读成爱情,那就那么解读好了,但我强调我只是讲述了这个故事的可能性,我想拍的就是角色们之间的感情链接。可能会有人觉得迫使得角色们之间分离的故事情节有点像爱情故事的套路,但那非我本意。

麦凯:我是这么看的啊,在《罗密欧和朱丽叶》里罗密欧和他的朋友墨古修,那就是讲的两个男人是那么地重视彼此,墨古修死的时候,罗密欧也爆发了,杀死了凶手,惩罚了令他失去世上最重要的人的坏人。我觉得电影里这些角色之间的联系更像是这种,是一种充满激情的关系,而不是“基情”,这并不是两个男人有暧昧。

导演:我们在这上头花了很多心血,我们把英雄们的名字写在卡片上,一遍遍地编排,想要从排列组合中找出最令人惊喜的和最有趣的故事。观众们可能期待势均力敌的战斗,比如说,幻视和旺达就不能分在一起,他们都拥有强大的能力。具备技能水准差不多地被分到对立的两组,同时他们还要有辨识度和容易区分。就像所有的内斗的戏一样,人们往往容易感觉不到立场分明,有些人可能比别人更有热情。比如说黑寡妇,她本来是向着队长这边,但是她对托尼感到有些内疚,想到她自己之前做的事,想到了复仇者联盟组建之初,她决定跟着托尼走下去。

麦凯:在漫威电影宇宙中,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当你意识到自己穿着超级英雄的戏服,正在用超能力打斗,你很难绷住脸不觉得好笑。孩子们当然会觉得好玩,但我们都是老头了耶,穿着英雄套装,在一片绿棚里一本正经地打斗,真的太超过了。我们当然是非常享受这个过程的,我拍了好多电影,有些电影人们并不买账,有些大家连看都不看,所以当你知道这是一部品质保证的电影,也一定会有很多人去看,你肯定会被激发出最好的状态,从头到尾都没办法太过严肃。我觉得和也是让观众们产生共鸣的一点。

导演:从我的角度来说,我就是个拍电影的人,“讲好一个故事”是我的本职工作。所以我会把精力放在角色的塑造上,并不会去考虑这些竞争的事。漫威给了我这个机会能做这件事,他们有那么多优秀的角色,我要好好使用它们。这些角色中的很多非常有潜力,两三个月前《死侍》曾经取得了非常不错的票房,它没在中国上映,也还是取得了3亿美元的成绩。在美国,过去几十年的电影里一直将超级英雄神化,所以我们的工作就是让观众对超级英雄始终有新鲜感,比如超级英雄之间产生的“内战”,其实非常私人化,也非常情绪化,第三幕快结尾时也有一个意外的情节,我觉得大家会对第三幕有深刻印象的。

导演:我更多时间看电视啦,以前看很多九十年代的电影,现在的也看比如《绝命毒师》啦什么的。我也算是个漫画粉丝,我特别喜欢死侍,我会看他的电影,也喜欢看《星球大战》啦什么的,我想想还有啥

麦凯:这是两个不同的宇宙啦,他们也有一套自己的系统,角色的历史不比我们这些角色短,而且他们的电影对角色真的非常用心。漫威也对待自己的角色非常认真,就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非常地个人化,漫威创造出了截然不同的一种方式去讲述英雄的故事,我能参与其中觉得自豪。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