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经典的配乐都藏在这些典藏级的奥斯卡电影里

说到电影配乐,我们首先想到的大概是约翰·威廉姆斯,他曾超过24次获得奥斯卡金像奖最佳配乐提名,并5次获奖,还有15次获得格莱美奖。其著名代表作有:《侏罗纪公园》、《拯救大兵瑞恩》、《星球大战》三部曲、《辛德勒名单》、《第三类接触》、《大白鲨》、《E.T.》、《爱国者》等。其磅礴气势的配乐可谓独领风骚。

另外,约翰·巴里的《走出非洲》和《与狼共舞》,埃里奥·莫利康内的《黄金三镖客》、《美国往事》、《天堂电影院》和《海上钢琴师》,詹姆斯·霍纳的《勇敢的心》和《泰坦尼克号》,汉斯·季默的《角斗士》、《雨人》和《狮子王》,范吉利斯的《烈火战车》和《银翼杀手》,莫里斯·贾尔的《人鬼情未了》、《阿位伯的劳伦斯》和《日瓦戈医生》,喜多郎的《天地》和《宋家皇朝》,杰瑞·戈德史密斯的《异形》、《星舰迷航》、《巴顿将军》和《第一滴血》,泽贝纽·普瑞斯纳的《十诫》、《红色情深》、《白色情迷》、《蓝色情挑》三部曲和《双面维罗妮卡》等,都是电影有史以来最伟大的配乐。

以下电影配乐可以作为具有历史价值的典藏级音乐。让我们跟着音乐进入这些伟大的电影世界。

灵感来自于非洲,路德维希·戈兰森为《黑豹》创作的音乐,在众多惊奇电影配乐中因其真实性和独特性而倍受赞誉,从而击败《欢乐满人间》以及《犬之岛》,获得2019年度最佳原创电影配乐大奖。

迪斯普拉特在三年内第二次问鼎奥斯卡奖,《水形物语》击败了约翰·威廉姆斯、强尼·格林伍德、卡特·布尔维尔以及汉斯·季默的相关原声大碟,获得最佳原创电影配乐大奖。

贾斯汀·赫尔维茨的收获季。除了凭借片中单曲“City of Stars”获得最佳原创歌曲奖外,赫尔维茨为《爱乐之城》的配乐也为他赢得2017年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

这位令人难以置信的九十高龄作曲家凭借《八恶人》于四年之前首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从而证明为自己赢得奥斯卡大奖从来都不会太晚。

凭借《布达佩斯大饭店》的配乐,迪斯普拉特赢得首枚奥斯卡奖章,自2007年因《女王》获得提名奖以来,迪斯普拉特几乎每年都会获得提名奖。

加拿大作曲家麦克·唐纳受印度传统影响在李安导演影片《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中的配乐,首次获得奥斯卡原创配乐大奖,可谓是打了一场硬仗。获得提名奖的有约翰·威廉姆斯、托玛斯·纽曼、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以及达里奥·马利安那利。

在一部电影中,声音(或缺失)是最重要的元素之一,音乐必须与众不同。幸运的是,路德维克·伯斯的特色配乐作品正是如此,竟然成功击败了约翰·威廉姆斯的双项提名捧走小金人。

这是一份在很大程度上完美适合社交媒体剧《社交网络》的电子乐谱,颁奖方承认当年这一奖项的角逐异常激烈,竞争者中包括汉斯·季默的《盗梦空间》和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国王的演讲》。

凭借吉亚奇诺为经典动画片《飞屋环游记》的迷人配乐,迪斯尼重返奥斯卡配乐类领奖台,败北者中包括汉斯·季默、詹姆斯·霍纳以及亚历山大·迪斯普拉特。

这一年,一份受宝莱坞影响的乐谱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英国导演丹尼·博伊尔执导的《贫民窟的百万富翁》成了最大赢家。

马利安那利为英国作曲家伊恩·麦克尤恩同名小说电影版本创作的配乐,在难得的约翰·威廉姆斯缺席的年份里赢得了来自各个方面的喝彩。

古斯塔沃·桑塔欧拉拉再度冲冠,连续两年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这次是布拉德·皮特的多线索剧情片《通天塔》。

李安这部关于两个牛仔之间关系的剧情片在当年广受赞赏,至少是因为古斯塔沃·桑塔欧拉拉令人难忘的配乐——这是他首次获得奥斯卡大奖,他在两项提名中击败了竞争对手约翰·威廉姆斯。

奥斯卡获奖榜单上的新人,一部约翰尼·德普和凯特·温丝莱特就苏格兰小说家/剧作家JM·巴里同名小说合作的梦幻剧情片,卡兹玛瑞克的配乐足以击败约翰·威廉姆斯和托玛斯·纽曼。

三部里面有两部获奖也是蛮不错的结果……霍华德·肖的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奖是《指环王3:王者归来》获得的十一项奥斯卡奖之一,也是他为该系列影片创作的三部配乐作品中第二次获得该项大奖。

墨西哥裔美国电影演员萨尔玛·海耶克在这部2002年传记影片中扮演艺术家弗里达·卡罗,但却是作曲家艾略特·戈登塞尔的原声大碟捧回了奥斯卡奖。

随着《指环王》第一部轰轰烈烈的上映,电影界宏大幻想三部曲传统再度回归。对霍华德·肖击败约翰·威廉姆斯两项提名原声大碟的狂热追捧,与影片的视觉效果和故事情节一样具有标志性。

一部拉开千禧之年序幕的武侠史诗片,《卧虎藏龙》中的电影配乐是西方交响乐与传统东方音乐的完美融合。

约翰·科里利亚诺并不满足于凭借为美国演员、影片制作人塞缪尔·L.·杰克逊参演的剧情片《红色小提琴》创作原声大碟而获得奥斯卡奖,他把其中的部分乐谱改编成了自己的《小提琴协奏曲》。如此足智多谋,你觉得怎么样?

意大利影片《美丽人生》在1999年的奥斯卡颁奖典礼上是一则出人意料的成功故事,尼古拉·皮奥瓦尼的配乐竟然成功击退了来自约翰·威廉姆斯(再一次……现在似乎越来越荒唐了……)和汉斯·季默的竞争。

与获奖的史诗巨片《泰坦尼克号》一起,詹姆斯·霍纳获得了他有史以来的第一枚奥斯卡金像奖,该片共获得十一项大奖。看一看他的竞争对手约翰·威廉姆斯、丹尼·叶夫曼、菲利普·格拉斯以及杰里·戈德史密斯,就知道这并非贬低霍纳的成就。同时,在音乐剧或喜剧类别中,英国作曲家安·达德利(Anne Dudley)为《光猪六壮士》的配乐也将奥斯卡奖带回了英国。

《英国病人》重新激发了人们对英国电影业的兴趣,盖布瑞尔·雅德的配乐成功地将剧情片最佳原创配乐奖收入囊中——英国作曲家蕾切尔·波特曼(Rachel Portman)为《爱玛》创作的配乐获得音乐剧/喜剧片最佳原创配乐奖。

迪斯尼称雄四年的历史,以路易斯·巴卡罗夫为《邮差》创作的音乐获得剧情片最佳原创配乐奖而终告结束。美国作曲家艾伦·曼肯(Alan Menken)凭借为《风中奇缘》创作的配乐再度获得音乐剧/喜剧片最佳原创配乐奖,所以这对迪斯尼来说并不全是坏消息。值得注意的是,詹姆斯·霍纳因其《阿波罗13号》和《勇敢的心》两次获得同一奖项的提名,但均不足以完胜巴卡罗夫。

首次奥斯卡获奖者,汉斯·季默为《狮子王》的配乐是迪斯尼五年来第四部获得最佳原创配乐奖的影片,在这一类别中占据了显著优势。

约翰·威廉姆斯凭借其为史蒂文·斯皮尔伯格大屠杀剧情片《辛德勒的名单》所创作的令人难以忘怀小提琴旋律,摘得第五个奥斯卡奖。

在以《美丽与野兽》获得胜利之后的第二年,曼肯和《阿拉丁》一起上演了奥斯卡帽子戏法。它迎来了迪斯尼动画嗨翻的一天,尤其是荒诞不经的歌曲和配乐。

凭借《美女与野兽》的配乐,艾伦·曼肯获得了第二个奥斯卡奖,当时这是一部重新点燃人们对迪斯尼动画片兴趣的影片之一。

《与狼共舞》是“邦德”作曲家第三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再加上因《生而自由》获得的奥斯卡最佳原创歌曲奖,巴里共四次获得奥斯卡大奖(注:1963年至1987年间,巴里共为詹姆斯·邦德十一部电影配乐,并为该系列中的第一部电影即1962年拍摄的的间谍片《诺博士》(Dr.No)改编并演奏了“詹姆斯·邦德主题)。

又见迪斯尼!自平诺奇奥(Pinnochio)四十年代以一部迪斯尼动画片获得最佳原创作品奖以来,自后就再没见迪斯尼榜上有名。所以新人艾伦·曼肯的第一个奥斯卡奖应该说是一次小小的“政变”。

由伟大的罗伯特·雷德福执导,这也许是一个更被人遗忘的最佳原创配乐大赢家之一——尤其是当你考虑到大卫·格鲁辛的竞争对手时。他竟然击败了约翰·威廉姆斯《意外的旅客》、乔治·芬顿《危险关系》、莫里斯·贾尔《迷雾森林十八年》以及汉斯·季默的《雨人》。

意大利导演贝纳尔多·贝托鲁奇征召坂本龙一为电影《末代皇帝》配乐,也设法让能说会道的头面人物大卫·伯恩和苏聪为该片创作了歌曲。这是颁奖方另一个有趣的非传统选择,但交响乐作曲家什么时候才能再得到一次参加的机会呢?

《午夜旋律》是奥斯卡最佳原创配乐又一个风格上的里程碑,尤其是爵士乐。以爵士乐为基调的配乐之前也曾获得提名奖(比如美国作曲家伯纳德·赫尔曼的《出租车司机》),但这是赫比·汉考克在非交响乐方面的一次显著胜利。

约翰·巴里的另一场胜利,也是另一部冲击奥斯卡的英国原创配乐(尽管影片赖以成功的是莫扎特《单簧管协奏曲》)。巴里击败了上一年度获奖者莫里斯·贾尔,后者为《证人》创作的原创配乐未能将其带上巅峰。

这是莫里斯·贾尔在其职业生涯中第三次获得奥斯卡奖,多亏了为英国导演大卫·莱恩这部历史传奇剧情片的华丽配乐。

比尔·康堤经常以指挥家的身份出现在奥斯卡颁奖典礼上,因此对他来说这是一届双赢的特殊奥斯卡大奖。

只是为了证明有着高亢旋律的传统交响乐乐谱也能像电声配乐一样出色,约翰·威廉姆斯为《外星人》赢得了另一枚奥斯卡奖章。

近年来与憨豆先生有关的一个复兴主题是范吉利斯为体育剧情片《烈火战车》的配乐,这标志着奥斯卡电声音乐命运的又一重大变化。

迈克尔·戈尔为《名扬四海》的配乐曾轰动一时,因此当他击败了老将约翰·威廉姆斯《星球大战5:帝国反击战》以及约翰·科里利亚诺的《变形博士》,获得奥斯卡最佳配乐大奖时也就证明了这一点。

乔治·狄奈许凭借这部轻松愉快的爱情片获得了他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奥斯卡原创配乐奖。

在这一年里卫冕冠军约翰·威廉姆斯以《超人》中激动人心的配乐重返赛场,最终吉奥吉·莫罗德为《午夜快车》制作的电声配乐成了出人意料的赢家。

如果有任何人怀疑约翰·威廉姆斯是否真的登上了电影配乐的舞台,那么《星球大战》已敲定了这笔交易。这只是有史以来最具代表性的配乐之一,但却成了随后所有英雄电影配乐的模板。

大家可能都记得经典恐怖片《凶兆》中独有的标志性的玻璃窗的死亡场景,但如果不是杰里·戈德史密斯那令人难以忘怀的合唱配乐,这部电影就连一半的效果也达不到。

最后,在获得几次提名奖之后,约翰·威廉姆斯凭借斯皮尔伯格的惊悚片《大白鲨》捧回了他的第一座奥斯卡奖杯。

尼诺·罗塔最初在1972年凭借《教父》获得奥斯卡剧情片原创配乐提名,直到有消息称罗塔在片中使用了另一部早期配乐作品中的部分音乐。所以当《教父2》上映时这座奖杯非他莫属,将杰里·戈德史密斯为《唐人街》以及约翰·威廉姆斯为《摩天大楼失火记》的配乐甩下去了好几条街。

已故伟大的马文·哈姆利奇凭借这一出色的配乐巩固了他传奇的电影音乐创作地位,在与约翰·威廉姆斯(至此已成为奥斯卡的常客)的激烈竞争中,《往日情怀》赢得了奥斯卡大奖。哈姆利奇还获得了奥斯卡原创歌曲及改编奖,这要归功于他同年在影片《骗中骗》中的音乐创作。

这是一部拍摄于1952年的卓别林电影,之所以在卓别林去世之后才授予奥斯卡奖,是因为在电影最初巡演时因查理·卓别林被拒绝重返美国而停止发行。1972年,《舞台春秋》在洛杉矶上映,因此有资格获得奥斯卡奖。

凭借这部成人剧情片中伤感的配乐,米歇尔·勒格朗获得了他的第一个奥斯卡奖。

以煽情风格开启的二十世纪七十年代,弗朗西斯·莱因在非常成功的浪漫电影《爱情故事》中的配乐而获奖。他击败了一些奥斯卡常客——亨利·曼西尼、阿尔弗雷德·纽曼以及杰里·戈德史密斯。

在这一年里,约翰·威廉姆斯首次获得最佳原创配乐提名(他之前曾获最佳配乐改编类提名),歌曲创作传奇人物伯特·巴克瑞克为这部经典西部片配乐的强健风头足以赢得这场胜利。

很多人都喜欢古典乐,但是也有很多人说想听但是听不懂,就像看抽象画,欣赏不来不如不看。田老师的《十分钟读懂名曲密码》将会让你对古今中外的150首世界经典名曲有深入的品鉴和了解,同时了解每首经典背后的故事和传颂理由。

这套古典乐鉴赏课程,是由青年作曲家,上海音乐学院副教授,韩红、李健等众多明星公认的古典乐评论家田艺苗亲自发声,共150节音频课程,每节约10分钟。

田老师将站在听众的角度去品鉴,不会过多强调音乐技法和理论,而是结合作家的生平经历、和大量相关知识,通过自身专业角度耐心教授,生动地通过150节课,带你欣赏150首世界经典名曲,一步一步将你领进“古典音乐”的门来。

我是一个古典音乐迷,也非常喜欢试着去创作一些古典音乐,跟着田艺苗听古典,没错的。

人们对古典音乐的误解来自于不够了解,这样的节目会逐渐消除这种误解。田艺苗让人们知道,很多古典音乐也是当时的流行音乐,在今天,依然存在被广泛接受和传播的可能。

古典音乐很难吗?你听田艺苗就知道真谛了。我非常欣赏田艺苗的评论,无论她的论文、谈吐,还是她的广播节目。

古典音乐最初源自于宗教,所以跟着田艺苗老师的脚步,用心聆听,循声而去,我们或许可以溜进上帝的后花园。

在《十分钟读懂名曲密码》的课程中,田艺苗会精选一些接地气又不失格调的古典音乐作为案例,跟大家讲解何为古典音乐,以及如何鉴赏。

因此,在“挑歌”这门学问上,田老师下了大量功夫:要经典、要好听、要有里程碑意义,还要循序渐进,照顾听众的品味。最后选出这150首精华,一点一点品给你听。

如果你网上搜索答案,你只会了解到掺杂一两个鸡汤的假故事。而田老师及其背后的智囊团队,做了大量的信息把关、化繁为简的工作,为你还原最真实的故事和最贴切的解读。

不过,田老师的教学中,最精彩的部分还不止这些。在田老师的描述里,你甚至能听到“音乐大师”的心跳。

她讲的肖邦,不是180年前巴黎的那位才子,而是一个瘦削单薄、体质敏感、有轻度妄想症的脆弱的孤独的男孩;

当她讲到贝多芬,也不再是1804年那位扼住命运咽喉的“英雄”,而是一位脾气暴躁、生性多疑、还会耍点小聪明,搬了25趟家的搬家癖患者。

在田老师口中,他们不是一个个黑白相框,反而像你的左邻右里,他们的声音、脾气,能透过门缝,呈现在你眼前,而这就是她独特的教学方法。

这套课程采用线上音频授课形式,每节课约10分钟,共150节课(每节课只要0.44元),可以反复收听、欣赏150首世界名曲解析。

这样就可以不只是到音乐厅才能听到古典乐;也有最专业的人带你一起品鉴,真正做到“听得懂”。

通过老师精挑细选的150首知名度高、流传较广的音乐作品,最高效学习古典乐的精华。

从欧洲历史,讲到作曲家的小故事,穿插电影与个人感悟,娓娓道来。古典音乐不再是高高在上标榜身份的奢侈品,真正融入每一个人的生活中。

为什么是这些名曲能够长久流传?田艺苗老师讲分析特别的音乐技巧,与大家探讨那些年代为什么会出现这样的音乐。

经典的古典音乐,就像陪伴你成长的大山大海,振奋人心的力量和静默绵长的抚慰将会流进你的灵魂深处,陪伴你一生。

(★特别福利:订阅者将有机会获得田老师赠送的书籍、音乐会和音乐讲座的门票等礼物!)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