足球地理丨英格兰国青旧将在这里变身智利英雄

从圣地亚哥乘坐巴士行驶八个小时,曾因为地震发生位移的康塞普西翁便现于眼前。

作为智利第二大城市,始建于1550年的康塞普西翁,是比奥比奥大区的首府,历史上遭遇过多次自然灾害的破坏。不过,由于资源丰富、交通发达,康塞普西翁的城市地位不可动摇,依然是智利重要的工商业中心之一。

这个夏天,不止于煤矿、葡萄酒和大学,康塞普西翁的城市标签,多出了一个相见恨晚的桥段。

汇集了康塞普西翁大学、比奥比奥大学、圣地天主教大学和众多私立学校的康塞普西翁,拥有着丰富的教育资源,很多教育机构也在此地扎根。很久以来,显现着浓烈文化印记的康塞普西翁,都素有“大学城”的美誉。此外,法国、德国和英国国际学校的存在,也标志着这里的碰撞与融合。

当然,这里辐射教育和历史元素的地点,可不止有大学而已,包括比奥比奥大剧院、艺术之家、自然历史博物馆和康塞普西翁大剧院,都是其中的高人气代表。

从2015年3月开始,康塞普西翁的每个夏天,基本都会有摇滚音乐节的炫酷点缀,来自当地和国际上的不少知名乐队,都会来到这座南美城市激烈震荡。

说起来,时常被称为“智利摇滚之都”的康塞普西翁,无疑是摇滚音乐节绽放花火的不二之地。很长一段时间,不少摇滚乐队都是从这座城市起步,直到奏出最强之音,诸如Los Tres、Los Bunkers和De Saloon,都有过类似的经历。而另有一些小有名气的乐队,也是将第一场演唱会放在了声名远扬的康塞普西翁。

文体不分家的康塞普西翁,并不缺少与体育相关的叙事线年,第三届篮球世界杯的部分比赛就在此地举行,智利男篮还拿到了铜牌。作为这个“摇滚之都”最大的体育标签,征战于智利乙级联赛的康塞普西翁大学竞技俱乐部,曾是顶级联赛的常客。在2004年、2015年、2016年、2018年和2019年,该队还多次参加了南美杯和南美解放者杯的洲际比拼。

在2019年,康塞普西翁大学竞技时隔15年重回南美解放者杯小组赛,但在与奥林匹亚、戈多伊克鲁斯和士酬亭水晶的6场对抗后,智利球队仅以1胜3平2负的战绩排在第4位,未能拿到出线资格。

职业生涯开启四年有余,22岁的本·布雷雷顿尚未与康塞普西翁大学竞技产生交集。这个出生于英格兰斯托克的前锋,先后效力过诺丁汉森林和布莱克本,并在英格兰U19和U20留下足迹,与刚从欧洲杯决赛铩羽而归的梅森·芒特和里斯·詹姆斯并肩作战过。

不过,就在这个夏天,布雷雷顿之于英格兰的国字号情缘,已然划下句号:他穿上智利队的球衣,在美洲杯攻入一球,个人表现甚至能跻身到最佳序列。从欧洲到美洲,从英格兰到智利,布雷雷顿在三狮军团的黄金时代逆向而行。

布雷雷顿之所以能为智利队攻城拔寨,就是源于他的母亲——安德烈亚·迪亚斯,出生在康塞普西翁。而且,他也一直很清楚,自己有资格代表智利队南征北战。

大概三年前,在一次接受布莱克本俱乐部队刊的采访中,他便随口提及此事,以公开表态的方式与智利足球产生交集。而这样的隐秘信息,碰巧被《足球经理》游戏的数据师标注,进而被更多的智利玩家所看到。

阿尔瓦罗·佩雷斯,一位智利的游戏主播,一位狂热的《足球经理》玩家。去年11月,在搜寻不知名且有智利国籍的球员时,他惊喜地看到了本·布雷雷顿的资料和数据,伴随着发现“宝藏男孩”的喜悦,阿尔瓦罗·佩雷斯随即在社交媒体发出话题,引发媒体关注,希望让智利足协的负责人提早下手。最后的结果自然是皆大欢喜。

事实上,智利足协对于布雷雷顿的关注,一直处于润物细无声的状态。回溯2020年10月,双方就通过ZOOM进行过一次交谈,布莱克本前锋的名字,很快进入了智利足协的重点观察名单。随后一段时间,布雷雷顿在英冠联赛的每次出场,都会引来智利方面相关负责人的观看,双方的情投意合,也不再只是协议,而是很快进入了正式程序。

如今,远离欧洲杯、亲历美洲杯的本·布雷雷顿,已经开启了职业生涯的新篇章。西语不算灵光也无妨,他还有大把时间奠定自己的位置。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